悠然山居-阿里巴巴20年地理秘史:从湖畔花园到西溪

阿里巴巴20年地理秘史:从湖畔花园到西溪

2019-09-10 浏览:
阿里巴巴20年地理秘史:从湖畔花园到西溪
评论(0)复制地址

        杭州奥体中心,“莲花”盛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(9月10日),杭州的新地标,一群「小二」们将在这里为20岁的阿里庆生。

        1999到2019,是漫长而又迅捷的二十年。20年前,杭州不会知道自己将主办亚运会,20年前,马云也不会想到阿里能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偶然的数字构成了那些燃情岁月:文一路176号起步,网商路699号接力,文一西路969号再创业。非要说必然,那就感谢时代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创业机遇出现在一条时间缝里,一个坐标轴中,一闪而过。有那么一群人,平凡而又非凡,抓住了这石中火、隙中驹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一颗种子种下,到成长出枝繁叶茂的大树。树上有果子落下,又长成了一片蔚为壮观的商业森林。成长过程中,有时间的脉络,也伴随着地点的变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也是一家企业与一个城市相融共生的历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。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千年前的南宋临安,是君王、诗人、游客、商贾的杭州。如今,1000万人的新杭州城,是属于人民的,是电商之都,也是一群「小二」挥洒激情和创意的舞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时代让他们站在了新一轮“历史转折”的中心:整个杭州,乃至整个中国正在经历半个世纪以来最快速的技术革新和消费升级。

        营盘与兵员都在流动,并在流动中发展和壮大,光阴的故事从一个门牌号码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颗种子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世纪末的那场海南房产泡沫,几乎让戴志康血本无归,要不是在杭州投资了一个地产项目湖畔花园,他和证大集团或许早已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文一西路176号的这个小区,杭州人李晓桃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1997年,她在湖畔花园做销售,说服了一个长相奇怪的年轻人,将这套风荷苑16幢1单元202室卖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说,房子是用来开公司的,她没多想。在97年的杭州,一个月卖出两套房,足以成为销冠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命运再次交集,已是2015年,李晓桃以创业者身份参加了阿里举办的首届“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年轻人就是马云,他原本陪朋友何一兵看房,结果自己下了订单。购房款是马云按揭支付的,150多平米,一共45万,这是他为自己准备的新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区当时属于杭州城西比较偏僻的位置,虽叫「湖畔」,但此湖畔非彼湖畔,离西湖还很远。周边一带还是鱼潭和柿子林,只有一趟25路公交到最近的翠苑站,然后坐三轮车,在土路上颠簸一段距离才能到。

        1999年大年初五,湖畔花园这间毛坯房,18个人聚义在此,组成了阿里巴巴的“星星之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会议上,阿里巴巴的愿景和使命有了雏形,服务对象确定是中小企业——后来成了这家公司的基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创业初期马云在湖畔花园召开的会议

        那年,马云第四次创业。他刚经历了海博翻译社,中国黄页和国富通的折戟。也并非没有收获,孙彤宇、彭蕾、蒋芳、盛一飞、韩敏、楼文胜、吴咏铭,还有蔡崇信先后加入,18罗汉集结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的20年,谁也不敢想象,一批批的良将会陆续敲开湖畔花园二楼左首的这间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创业初期在湖畔花园的照片

        华蕾是阿里18罗汉之后招募的第一批员工。1999年9月9日入的职,工号20。

        苗人凤(倪行军,现支付宝事业群总裁),也是看报纸夹缝广告找上门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探访,这里依然生机勃勃,门口有专门的保安看守,住户和私家车往来如织。小区里每个路口都有指示牌,沿着指示很快就能找到风荷苑16幢1单元202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云的创业基地,一栋白色小洋楼的二层,门口写着“喜居宝地千年旺,福临家门万事兴”,横批“吉祥如意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同乔布斯创业时的车库,湖畔花园参观者络绎不绝,周边依然开了很多创业的小公司,满怀激情于“梦想总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”的事业。

        争渡1999

        1999年的互联网很小,小到很多人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电子商务?这个问题就像在1840年问英国马车夫什么是工业革命,能回答者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名嗅觉灵敏的创业者抓住了先机。在他们的手中,一个即将改变中国消费形态的电商时代正在悄然开启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峻涛创立的8848,主营软件和图书的B2C网站,当时名气最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风头最劲的为中华网,也是第一只中概股,掀起中国互联网公司持续20年的赴美上市浪潮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洋气的属易趣,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邵亦波把美国eBay的C2C模式引入中国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陈天桥的盛大、梁建章的携程、李国庆的当当,邢明的天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门户网站、游戏网站有成熟的盈利路径,大家想法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云坚定地说,阿里巴巴就做B2B。一个又一个,一批又一批的中小企业在虚拟网络世界里找到了他们的生意,并不断地发展壮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望过去,争渡1999,几个年轻人,闪身而过,勾勒出不同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部分人选择了2C业务,但彼时市场水浅鱼也不大,人口红利、消费红利和商业模式的创新,并未形成共振。有人消失在历史长河中,阿里巴巴则踩准时点“化茧成蝶” 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秘密项目”

        2003年4月10号,蔡景现(花名多隆)去湖畔花园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有马云、马云的秘书周岚、孙彤宇、姜鹏、师昱峰、麻长炜、叶枫、柴栋、寿远。小团队一共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云告诉他们,阿里巴巴要开发出一个C2C网站,用以挑战eBay易趣。

        2002年,邵亦波接过eBay递来的橄榄枝,结盟后更名为eBay易趣,成中国最大在线交易平台,市场份额超过8成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巴巴原先做B2B,马云将C2C的战略布局定义为“二次创业”。他与蔡崇信等四人讨论各种可能,孙彤宇牵头进行调研,有了思路之后,立马准备组织团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迟宇宙在《十五年前的那个夏天,他们叩开了新世界的门》记录,能够被神奇地选中,很关键的原因是这些人对C2C有兴趣,都是公司中的骨干,但没有处在“一把手”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项目实施了最高密级的保密,整个团队都处于一种完全封闭状态。马云几乎每个星期都来看看,在小区草坪上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2003年淘宝创始人团队合影

        测试的时候,要给网站起名字。叶枫爱逛街,她想了两个名字,一个叫“开店了”,一个叫“淘宝”。大家看到“淘宝”的时候,眼睛一亮,就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虚竹等人还在这个房子里“造”出了一个运动:倒立。小小的工作习惯,最后演化成了淘宝文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走进阿里西溪园区4号楼2楼,你还能看到墙上有一句话:当你倒立起来,看世界的角度就会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5月10日,淘宝网上线,用「免费开店」的杀手锏与eBay易趣展开正面厮杀。

        2005年,淘宝交易金额超越eBay易趣,第二年用户数超越对手,逆风翻盘。

        淘宝成立后几个月,苗人凤来到湖畔花园来上班。他的主管是三丰,接的第一个活就是开发“担保交易”功能,这是支付宝的雏形。

        战胜易趣,一个很关键的原因,正是这个功能的成功。其解决了中国市场交易中的“诚信”问题,阿里巴巴进行中间担保,对买卖双方都是一种保护。后来,叶枫给它取名“支付宝”。

        2004年初,支付宝成立了独立公司,苗人凤搬出了湖畔花园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80后合伙人吴泽明,花名范禹。他们入场的时候,吴妈刚带着「阿里妈妈」离开。他和三丰、行癫(张建锋)带着十几个工程师开发一个叫“淘宝商城”的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呆了三个多月,2008年初又搬回西湖国际。4月10日,淘宝商城宣布上线,这是天猫的前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淘一猫,从原先B2B为引擎的单一业务里一生为二,又二生三,生变出菜鸟、钉钉等业态。

        6年前,菜鸟孵化成功;5年前,钉钉横空出世。2015农历新年后,马云以湖畔之名,创办了一所专门教“失败”经验的大学,名曰:湖畔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文一西路176号湖畔花园,成了阿里最优渥的土壤,心怀坚定的年轻人撒下一颗小种子,精心浇灌,静待树苗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华星文化

        淘宝上线这天,马云、孙彤宇、师昱峰、麻长炜都被隔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杭州出现了非典。一位阿里巴巴员工发烧,成为“疑似病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云在鼓励员工众志成城,抗击非典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整个杭州都知道了在华星“磨剑”的阿里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2000年3月4日,阿里从湖畔花园搬到文三路477号华星科技大厦9楼(下简称华星)。华星离湖畔花园约4公里,开车不到15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倪亮(工号91,现任阿里全球化事业部资深总监)2000年4月4日入职,这个时期入职的员工都有一个共同的遗憾,讲湖畔花园的故事时,“我们只能托着下巴无限神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3月开始,无人再有入职湖畔花园的“神圣经历”。阿里刚融到了高盛和软银的2500万美金,陆续招聘了一些人,华星科技大厦9楼2000平米很快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外观上讲,有点企业的样子了。从拥挤的居民楼搬到宽敞的办公楼,大家都有鸟枪换炮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连伙食都变好了,原先在湖畔花园吃得最多的就是外卖,来了华星后变成了红草莓——盒饭,东方威尼斯——蛋饼。

        苗人凤多年后回忆,他最想念红草莓,还有华星路和万塘路交叉口一排排的夜宵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千禧年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来了。2000年9月10日,西子湖畔,马云意气风发,效仿武侠小说中的“华山论剑”,来举办一场“西湖论剑”。在金庸、王志东、丁磊、张朝阳见证下,阿里巴巴名气响彻全国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届西湖论剑的主题是“新千年、新经济、新网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届西湖论剑现场

        马云那时可能没想到,阿里巴巴很快陷入自创业以来最危急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湖论剑”仅仅10天以后,马云宣布,阿里巴巴进入紧急状态,他告诉公司员工:全体准备过冬,跪着也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低沉成为那一年互联网大佬们共同的情绪底色。三大门户全部流血上市,网易的股价不足1美元。付不起服务器托管费的马化腾则在为QQ寻找买家,丁磊也想把网易卖了,但他和马化腾一样都找不到合适的买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到2001年1月时,阿里账面上也只剩下700多万美元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云不得不亲自撤掉那些他招揽而来的精英。救火队长关明生后来回忆,“1月29号,大年初一,我和蔡崇信去美国。出发前,太太帮我整理行李,问我要不要带防弹衣?她说加州解雇了一个员工,结果那个人拿着机关枪把老板和HR都打死了。你这样做会不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危机倒逼阿里巴巴启动了三大运动,延安整风运动:统一使命、愿景、价值观;抗日军阵大学:管理者和员工培训;南泥湾大生产:打造中国供应商和诚信通等产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首次明确了阿里清晰的使命、愿景、价值观,价值观确定为「独孤九剑」;员工培训延续到今天的「百年大计」、「百年阿里」、「百年湖畔」、「百年诚信通」等;中国供应商成了阿里第一个成规模的业务团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互联网平台口碑饿了么、美团点评至今仍沿用地推来圈定自己的版图。

        滴滴的程维、原美团的干嘉伟、吕广渝等,从中供铁军走出的人,不少都成了中国互联网的中坚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里巴巴最令人骄傲的是涌现了华星文化。”《阿里巴巴与四十大道》记录了他对那段创业的总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径1公里的商业森林

        在杭州缩减兵马安营扎寨,跑过了濒临倒闭的危机,跑过了互联网泡沫后的凛冬,终于跑到了电商爆发的快车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2003年阿里巴巴每天收入100万,2004年每天利润100万。电商交易逐步形成了信息流、资金流服务。人们在这里相遇,产生交易,从数以百万计的商家那里购物。

        2000年阿里巴巴财务部实现收支平衡

        淘宝团队2004年搬入华星科技大厦。自下而上的创新力,衍生出了“武侠、倒立、店小二”的文化。与它一同成长起来的“支付宝”也独立出来,苗人凤带着团队搬进了800米外的“创业大厦”。支付宝是产品驱动的公司,形成了自己的信用文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期,从小到大,飞速扩张业务边界,人数上的几何增加,衍生出的多元文化。企业规模从原先几百人到超过上千人,原先在华星的办公室已经坐不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搬家成了大事儿,但本质上体现的是公司的选址和人才引进策略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搬到了华星路99号创业大厦,随后西湖国际科技大厦、华星世纪大厦、华星时代广场、中小企业大厦、瑞利大厦、黄龙时代广场、华星现代产业园,都留下了阿里巴巴人奋斗的足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围绕在华星路和万塘路沿线,阿里租赁的办公点,构成了半径一公里范围内的商业森林。这样既为了集中管理,也方便了公司各部门之间展开业务交流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真实的故事是,杭州益乐路和华星路交汇处,米兰洲际酒店对过,有一个卖炒粉干的小摊。他晚上8点出摊,凌晨3点打烊,也经常开着一辆破旧的电动车给包括创业大厦、华星科技、西湖国际在内的阿里办公地送外卖。就像是一个阿里版的《深夜食堂》,见证了阿里巴巴这些年的变迁和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1999到2009,整整十年,杭州城西,围绕湖畔和华星路,这是阿里巴巴的“西湖时代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这群小二和平台上的商家消费者来说,这场时代浪潮,阵局摆好,各自严阵以待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接力和发展

        创业者合力推高的城西,渐渐到达了顶点。这里人口增长高、产业积聚快、交通变得拥挤。水满则溢,阿里迫切需要寻找体量更大的去处来支撑企业的不断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2009年8月7日,阿里巴巴B2B公司6000多名员工跨过钱塘江东进,全部从城西华星路“乾坤大挪移”至滨江。

        网商路699号,这是阿里自己筹建的第一个园区,一场名为“阿牛过江”的迁徙仪式,为阿里巴巴划下了一个跨时代的界限。之前是创业时代,之后是发展的新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B2B业务开始转型、调整和变革,从信息走向交易。淘宝、支付宝、天猫、继续在城西办公。

        淘宝和天猫快速发展,逐步成为了主力部队。支付宝和阿里金融合并,筹建了小微金服集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战略转型的关键时期,原本在盛大担任首席财务官的张勇加入阿里巴巴,花名“逍遥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B2C业务还在内部创业,张勇和团队商量,要搞一次大促销,日期要避开国庆节和圣诞节两个购物季,最后选定了一个最好记的日子:双11光棍节。

        2018天猫双11战绩出炉:GMV 2135亿元,物流单量超10亿

        造了一个节。随之而来的是消费者一年一度的狂欢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日趋庞大的用户群体,2009年9月10日,阿里在自己的十周岁生日上宣布成立云计算公司。刚刚加入阿里一年的“新人”王坚带着最初的400多人团队开启了中国最早研发云计算的里程。

        2009年阿里云公司成立

        杭州的气候很适合这朵云肆意飘荡。现在的杭州,接入了阿里巴巴的城市大脑,曾经拥堵指数居高不下的杭州拥堵排名大大下降。这一切离不开当城市大脑还是个概念时,杭州萧山区特批了一块5平方公里的试点场地,供阿里云的工程师们做实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腾讯和华为都成立了云事业部,云计算早已成为如水电煤般的商业基础设施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伏笔埋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勇在西湖国际科技遇上了“十月围城”,并形容这是他人生中“艰难的一周”。“十月围城”让他意识到阿里这个平台有强烈的社会公共属性,这是张勇由一个CFO往CEO转变踏出的关键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坚也在西湖国际科技“卧薪尝胆”,最终让阿里云从西湖边无人知晓的“天方夜谭”,到成为与亚马逊云、微软云规模比肩的全球“3A”云服务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底色,唯有那些和生活死磕的人,才会得到命运的垂青。

        2013年8月,阿里巴巴集团总部迁往杭州余杭区文一西路969号,西溪淘宝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无线ALL IN战役,阿里巴巴完成了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迁移。阿里巴巴在2014年上市,之后提出了三大战略:全球化、农村化、云计算和大数据。小微金服集团也在那年,发展为蚂蚁金服集团。

        2016年6月,阿里巴巴成立大文娱集团,后面又筹建了阿里本地生活服务,加上阿里健康、阿里体育以及创新业务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原先B2B为引擎的单一业务里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商业模式,从电子商务全覆盖到移动电商、大数据及云计算、娱乐健康,企业规模6万人以上。阿里走向数字经济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造梦的城市

        9月7日,阿里巴巴给家乡杭州写了一封信:“谢谢你,杭州,读懂我们最初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1999到2019,阿里巴巴始终与杭州血脉相连。成立20周年之际,阿里人向杭州致敬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巴巴在信中说,杭州和阿里,有着“一样的基因,一样的坚持,一样的担当,一样的未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包容的营商环境、繁荣的市场经济、深厚的人文底蕴,使杭州成为名副其实的造梦之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信中写道的,杭州赞许、鼓励着赤手空拳的少年阿里,“你点燃了创业者的万家灯火,而万家灯火点燃了我们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里在城东和城西有西溪园区、滨江园区、蚂蚁Z空间、云栖小镇、阿里云计算等多个办公地,他们构成了这个民营大本营的商业毛细血管。

        浙大系和阿里系、浙商系也为杭州提供了重要的人才储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阿里的几次「大搬家」,大体描摹出杭州互联网企业的变迁轨迹。

        2009年,阿里巴巴B2B事业群员工从杭州城西创业大厦搬出,入驻滨江园区;2013年,阿里巴巴集团、淘宝、天猫、阿里云等事业群员工,从滨江和城西迁徙到了西溪园区。

        2014年下半年开始,借着阿里上市的余热,涌现出新一批的阿里系创业者,将自家公司大本营放在了西溪园区向北3公里、刚刚创立的梦想小镇。

        梦想小镇成了杭州互联网创业圈的新地标,「杭漂」逐渐成为了互联网人奋斗的新代名词。

        2018年,阿里云搬进云栖小镇的飞天园区。菜鸟住进了文一西路西溪首座,钉钉则在绿城未来驻扎,他们与西溪园区相隔不过数公里,彼此呼应又彼此独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西溪园区,还诞生了达摩院,诞生了不服就干的平头哥。

        扎根杭州,阿里飞得更高,走得更远。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都有阿里办公点,一群“空中飞人”来往于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、泰国、俄罗斯等地,他们对未来坚信不疑,他们把创意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商业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在杭州“我负责阳光雨露,你负责茁壮成长”成一句实实在在的承诺。杭州给互联网土壤,互联网反哺这座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零售”遍地开花,数字经济的催生和普及,中国第一个城市大脑得到应用,强大的创新创业活力形成了优越的人才生态,人才净流入率在全国城市中连年排名第一,这一切,都离不开互联网给杭州带来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马云和张勇一行出现在盒马鲜生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因为杭州来到阿里,也有很多人因为阿里来到杭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勇有一次解读为什么来杭州,“有很多的异乡人为了创业,像我一样到杭州来,但是久而久之你会融化到这个城市里边。这或许是对‘只把他乡作故乡’这句老话的一种新的解释,我想这是我们共同的一种感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去20年来,很多事情都让人始料未及,PC,移动互联,创新创业,五环外人群……每一次潮水涌来,都是命运轨迹的一次改写。

        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们无从知道。刘慈欣说:“相信和坚持是这个时代的黄金和宝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蒸汽机到搜索引擎,从工业革命到数字经济,从地球到茫茫宇宙,总有一些人相信未来、创造未来、看见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看,因为相信,20年里阿里巴巴搭建起了商业购物、文化娱乐、本地生活服务等业务形态和商业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前看,20岁,仍是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仍有做梦和造梦的空间。

评论(0)复制地址
发布:YRW | 分类:热点新闻 | Tags:阿里巴巴  

发表留言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