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然山居-网约车大战重启:程维、王兴、俞永福狭路相逢?

网约车大战重启:程维、王兴、俞永福狭路相逢?

2021-07-19 浏览:
网约车大战重启:程维、王兴、俞永福狭路相逢?
评论(0)复制地址

        7月15日下午,高德地图在北京新街口德云社举行了品牌升级发布会,要从地图变成一个生活服务平台。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为了这次发布会特意定做了蓝色长衫,他和德云社的于谦老师说了一段相声。不过,俞永福并没有公布高德地图的任何运营数据。

        发布会的内容并不长,仅用了40分钟左右就结束了。剩下的则是娱乐时间——高德地图联合德云社准备了3个小时的相声,作为晚餐前的“佐料”。

        这不太像一场发布会,它更像一场回馈合作伙伴的年会。相声结束后,高德地图宴请了在场的合作伙伴。又或者说,它像一场大战前的集结会。

        就在9个月前,滴滴旗下的花小猪品牌也在此举办了自己的首次媒体见面会。和高德完全不同的是,他们讲产品理念,讲数据。

        不同的时间,同样的地点,企业之间的竞争总是很微妙。现在,滴滴旗下以“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”为经营主体的25款App均被下架,这给了竞争者“千载难逢的机会”。

        当字节跳动、快手们忙着宣布取消大小周加班时,网约车从业者们却开始了无休加班模式。T3出行安全部负责人要求自己的部门本月主动“007”。

        据了解,就字节宣布取消大小周的前一天,美团打车在内部小范围宣布,要开启加班模式,无休。一位美团内部人士称,说是要投入不设限。

        一场抢食滴滴的大战正在上演。

        没人不想抢蛋糕

        7月9日,在沉寂了2年多以后,美团打车新版App重新出现在了公众视野。但新版的App并不听话,一位美团员工说,最近加班特别多,因为重新上线后,会有之前遗留的很多问题,需要技术随时改bug,因此都是十点钟下班。

        在战略优先级上,过去美团打车并不是最重要的业务。据了解,去年为了支援美团优选,一些非核心部门员工纷纷转去了优选,其中就包括美团打车。

        如今情形完全不同,美团优选宣布取消大小周,而美团打车正在疯狂招人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一位候选者从面试到发offer只用了5天。一般大型互联网企业面试完后,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收到offer。

        宣传力度也在加大。美团打车向它的老用户纷纷推送了短信,宣告它的回归。而阿里巴巴旗下的高德则直接开始在抖音打起来了广告,T3出行也在朋友圈广告里发布了推广,就连地铁口的广告牌上也出现了很多之前没听过的打车软件。

        交通运输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,截至2021年6月30日,全国共有236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,各地共发放网约车驾驶员证349.3万本、车辆运输证132.7万本。

        在滴滴25个App被下架后,另外的235家企业迅速采取策略,一夜间,仿佛重回滴滴和快的硝烟四起的补贴大战。

        抢夺,率先从用户端开始,各家都使出浑身解数。

        曹操出行的力度最为直接,活动期间,用户首单直接降至0.01元,1分钱的营销活动迅速为其增加了一批用户。

        T3出行也在追赶,连夜紧急发放了红包,随后,又在全国19城开启AB套餐业务,9.9元或15.9元,即可获得110元或220元打车礼券,从7月中旬,力度和玩法加剧,7月16日又开启盲盒活动,100%中奖概率,赢得锦鲤盲盒,直接送50元京东卡。

        据T3出行内部人士透露,内部曾立下3年内拿下48城的目标,今年是目标的交卷期,本月又新设开15城的目标,今年可能会超额或者提前完成目标。

        据了解到,不足半月,美团打车用户补贴已经过了2个阶段,第一阶段为减免期,新用户打车,单单减免,每单打车减免20元,第二阶段,在北京、成都、深圳等12个城市展开,发放超过千万补贴,用户领取128元的美团打车红包,首单最低至5折,为期一周。

        一位服务于美团的第三方咨询公司表示,现在美团要求每天监控滴滴的订单数量,而以前,他们是按月来计算的。

        出行市场大变局的时刻,没人不想分一杯羹。过去嘀嗒出行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,在顺风车这个细分领域,他们趁着滴滴下架的时间里实现了反超。

        抢运力:要速度,还是合规安全?

        补贴永远是最能带动市场情绪的直接手段,但在竞争对手没有犯错误的时候,其带来的效果并不显著。

       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,2018年3月,美团打车在上海发起补贴战,三个月烧掉10亿元,滴滴并未受到实质性冲击。最终,在评估投资回报之后,美团决定暂停网约车业务扩张——由自营模式转为聚合模式。

        但如今,形势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       一位出行平台创始人表示,“出行是一个双向匹配密度的行业,而且是瞬时匹配,要快速地起量,高频、单价又低,补贴能够让网络密度瞬间起来,司机端和乘客端双向涌进来许多人,而且人越多体检越好,其他大部分行业则没有这个逻辑”。

        最直观的体现是在下载量上。根据七麦数据显示,7月5日,T3出行的下载量是平日里下载量的三倍。曹操出行也自7月4日之后,迎来了下载量高峰期。

        还有不少平台主动提升下载量。其中,飞嘀打车效仿高德推出0佣金策略,AA出行早晚高峰佣金全免,阳光出行完成100单奖励100元,完成120单奖励150元。

        有网约车司机说,其中美团的优惠力度最大,对比滴滴20-30%的抽佣力度,美团活动期间0佣金,对司机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,除此之外,还有大额补贴。

        美团打车对司机端的补贴分两阶段,7月7日-7月13日,无论新老司机,首单均奖励100元,次日享受每单流水加成20%,为期3天,在此基础上,还享受阶梯奖励,最高每周可以享受每周千元奖励。

        一位北京的滴滴司机说,各大平台都在抢人,自己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其他平台的拉新电话。7月14日开始,美团又开始了“夏季出行保供计划”,免佣金基础上,又推出拉新计划,最高可获得8888元奖金。

        打仗要直击对手最薄弱的地区,而滴滴的软肋是上海。

        一名上海美团打车司机说,自己也在利用这段空档期“薅羊毛”,“谁知道会持续多久,说不定明天就结束了,但多赚一天的钱挺好的。”通过大举补贴,该司机一天在工作达到13-15小时的情况下,每天的净收入最多可以过千。

        武汉的一位网约车司机在群里兴奋地分享道,“每天跑一单美团,然后听预约单,在线2小时就可以奖励20元。”

        补贴能够直接带动运力的提升,但现在运力依然有很大缺口。

        测试发现,各家在接单时间分别都有5-20分钟不等的等待期,并不能及时接单。一位司机说,自己现在所接订单最近的派单距离也在3公里。

        暴增的服务量,开始让原本的小平台吃不消。上海的小鱼经过朋友推荐,开始下载曹操出行打车,第一单司机接单后,发现单行道无法掉头取消了订单;第二单,在等待了十几分钟后终于有司机接单,眼看下个路口就要到达,导航却显示司机转向虹桥方向,打了三个电话司机都不接;最后第三单才将小鱼送到目的地,最后小鱼感慨,“本来想感受下这一分钱打车的快乐,到头来发现便宜不好占啊。”

        一位行业人士称,由于合规要求越发趋近,运力下降是必然现象。网约车平台要求司机具备三证:网约车从业资格证以及驾驶证、行驶证。但诸如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,对三证有户籍、车牌等要求,门槛较高。

        2020年12月,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表示,按双合规完成订单率从高到低的分别是享道出行、东风出行、T3出行、曹操出行、如祺出行、首汽约车、滴滴出行、美团打车、万顺叫车、花小猪出行。

        目前,在美团打车、阳光出行、飞嘀打车等平台上并未强制要求车主上传网约车从业资格证照。

        合规曾经是网约车平台巨大的成本支出,7月13日,交通运输部发布消息称,拟对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进行修改。其中提出,降低对无证司机的处罚力度,最低罚款额度将从一万元降至两百元。

        有司机反应,自己以前不愿意加入别的平台的一个重大原因是,如果自己在服务期间被交警查车,无网约车证造成车辆扣押,缴纳罚款时,滴滴会帮忙赔付,不然每次的罚款都吃不消,别的平台没有这种担保,所以不敢轻易换平台。

        而现在,惩罚力度的降低,让平台更愿意在安全和规模中,选择后者。

        关键对手是高德?

        不止一位行业人士说,高德是最大的变量。

        去年8月26日,滴滴就对外宣布其全球日订单量首次突破5000万单。去年10月,中国交通运输部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,滴滴出行加上旗下花小猪的订单量可以占到总订单量的90%以上,其他网约车平台的日订单量均在500万以下徘徊,难以望其项背。

        “滴滴的规模摆在那里了,是第一梯队。高德和我们是同一梯队的,而同一个梯队的,才有竞争”,一位美团打车人员分析道。

        高德打车上线于2017年7月,但直到2020年以前,它在网约车行业就像一个小透明。一位熟悉高德的人士说,高德于去年开始大规模推进打车项目,4月、5月、8月先后在北京、深圳、天津发力,9月在全国铺开。

        也是在去年春天,高德向阿里集团申请成立了“阿里巴巴——高德创新经济特区”,特区的存在时间为三年,高德与阿里集团签下协议,条约包括“三年之内高德实现2亿日活用户”。

        俞永福带领高德从DAU不足千万到如今超过百度地图,成为行业第一。这让俞永福再一次回到了阿里的权力中心。一位行业人士说,高德的推广远比T3、美团要“粗暴”,“钱要多少给多少”。比如,为了切入滴滴做得不太好的出租车,高德上的出租车从一开始就是免抽佣模式。

        7月13日下去,高德打车开通了微博,发的第一条微博是转发抽奖一位关注者送1000元打车金。内容称“有大哥罩着”“我这人没别的优点,就是预算多”“我也不是内涵谁,实力在这儿”,并配图表情包“感觉我的春天就要到了!”

        和美团、T3出行不同的是,高德打车全部都是聚合模式,这让它可以最快程度得聚集运力,当然也造成了服务质量参差不齐。

        从订单量上来看,高德远远跑在了前面。据晚点报道,今年 4 月,高德的日均单量还只有 230 万单左右,而近几日在补贴激励下日单量已经达到约 400 万单。而其他平台的单量还在百万单徘徊。

        更重要的是,高德专门成立了一支百人项目小组,并设定业绩对赌。团队成员将放弃三年内的薪酬,对赌完成的奖励也相当丰厚。

        高德能否完成2亿日活的目标,关系着每个核心成员的收入,打车则显然是一个最不容错过的入口。

评论(0)复制地址
发布:YRW | 分类:热点新闻 | Tags:网约车  程维  王兴  俞永福  

发表留言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